彩王争霸

车险综改:一路走向“春天”

2020-09-24 09:55:39

月19日是车险综改的第一天。上半年,在财险业普遍低迷的大环境下,车险企业保费增速下降、承保盈利疲软、自有渠道和中介渠道双重承压……但是,如同“四季轮回,花谢花开”的大自然一样,“冬天”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变革的洪流中同样也蕴藏着诸多机遇,如产品结构简化,自主定价逐步放开,聚焦精细化发展,产品更加丰富多元等等,这些都让车险走向高质量发展的方向,进而迎来“新春天”。

普遍低迷 挑战重重

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车险迎来严峻考验。

穆迪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车险保费同比增速降至3%以下。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互联网财产保险市场业务数据通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共计42家公司开展互联网车险业务,累计保费收入111.72亿元,同比负增长24.34%。

保费下滑并不是车险面临的唯一挑战。虽然疫情暴发令车险赔付减少,2020年财险业的承保业绩将有所改善,但车险综改可能进一步削弱车险本已疲软的承保利润率。穆迪发布《中国财产及意外保险业:强劲的资本水平支持稳定展望,但车险费改对利润构成风险》认为,车险综改将显著制约车险保费增长,甚至导致车险保费下降。

穆迪认为,附加费用率下调将推动全国车险费率下降,令保费充足率进一步承压。在历史赔付率较低地区有较大业务敞口的财险公司将面临交强险费率的更大幅下降。此外,扩大保障范围和取消某些免责条款会加大车险赔付的损失。

不仅如此,还有许多“并发症”,如车险自有渠道和中介渠道双重承压。一方面,从自有渠道看,由于产能下降,在完成相同任务的情况下,需要更多保单件数,人力等相关成本将随之提高。车险综改后手续费明显下降,挤压车商渠道的利润空间,这对纯粹依赖中介渠道的部分中小公司打击很大。另一方面,对车险中介机构也同样存在一定冲击。

国际车险发展路径不一

从国外市场来看,车险在不同国家的异质性很强,发展路径有所不同,改革的进度也各有先后。

“不存在一种适合所有国家的车险发展和监管模式。”瑞士再保险车险意外及责任险核保部负责人胡咏涛认为,车险的改革和发展要充分适应本国国情和经济发展阶段。

交强险的强制性、普惠性、公平性和非盈利性,要求政府的参与和一定程度的规范指导必不可少,而商业车险天然的商业属性和消费者多元化的需求,则决定了市场化的费率厘定才能更好地平衡消费者需求和保险公司的盈利要求。

“我们也发现,车险在各国都不是一个容易盈利的险种,主要市场车险承保均曾出现大幅亏损。但长期来看,综合成本率维持在盈亏平衡点附近是一个常态。”胡咏涛说。

“各国强制车险经营和监管思路差异很大,但严监管国家的车险经营状况反而更好。”胡咏涛介绍,从强制车险的内涵来看,英国和美国不存在单独一类的强制车险,这些国家的强制三者责任险可近似看作中国的交强险,而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有单独的强制车险,且发展思路和中国的交强险不乏相似之处,如以人身伤害为核心的保障、价格费率在消费者可承受的范围内、对保险公司偿付能力有严格要求或交强险收支单独列账,以及保证市场公平竞争等。

“在车险综合改革的过程中,再保险的参与必不可少。”胡咏涛表示,随着车险运行机制更加市场化,再保险的作用也会由传统的风险分散、偿付能力解决,逐渐升级到通过协助或参与保险产品和解决方案创新,助力保险公司解决更深层次的痛点。对此,瑞士再保险也有丰富的经验,在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国家的车险改革中,瑞士再保险曾为当地财险公司提供包括风险控制、偿付能力和承保能力方面的协助,在一定程度上为改革的顺利实施作出了贡献。

行业望向“春天”

种种迹象显示,车险企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但正如四季总是不断交替一样,“冬天”并不会让整个车险行业“泄气”,也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相反,这变革洪流中也蕴藏着机遇:产品结构简化,自主定价逐步放开,走出费率低价竞争怪圈,聚焦专业化、精细化发展路线,产品更加丰富多元等等。

短期来看,车险综改后有可能出现市场价格竞争加剧、综合成本率上升、部分保险公司保费收入下滑,导致承保亏损。改革后行业短期的波动将是大概率事件。

不过,低谷是暂时的。中长期来看,车险市场将走上更加健康发展的轨道。针对中小公司的竞争压力,此次改革明确提出支持中小财险公司优先开发差异化、专业化、特色化的创新产品,给予更加宽松的附加费用率等监管政策,以及适当降低偿付能力监管要求。未来中小保险公司专业化转型将成为趋势,也将进一步健全多层次财险市场体系。